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自学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科 >  语文 > 内容页

中考文言文《殽之战》全文详细翻译(秦晋殽之战)

2022-08-30 08:15:08语文访问手机版210

  殽 之 战

  选自《左传》

  杞子从郑国派人向秦国陈述说:郑国人让我掌管他们都城北门的钥匙,假如偷偷派兵来打击,郑国就能够失掉了。秦穆公为这事征求蹇叔的定见。蹇叔说:大张旗鼓去打击远方(的国度),不是我所传闻过的。部队劳累不胜,力量耗费尽了,远方的君主防范着我们。恐怕不成以吧?(我们)部队的步履,郑国必定会知道,劳师动众而无所得,兵士们必定发生仇恨之心。何况行军千里,谁会不知道呢?秦穆公回绝(蹇叔的奉劝)。召集孟明、西乞、白乙,派他们带兵从东门外动身。蹇叔为这事哭着说:孟子,我本日看着部队出征,却看不到他们返来啊!秦穆公(听了)派人对他说:你知道什么!(假设你只)活七十岁,你坟上的树早就长得有合抱粗了!蹇叔的独子参加此次出征的部队,(蹇叔)哭着送他说:晋国人必定在殽山设伏兵截击我们的部队。殽有南北两座山:南面一座是夏朝国君皋的坟场;北面一座山是周文王避过风雨之处。(你)必定会死在这两座山之间的峡谷中,我筹办到那里去收你的骸骨!秦国的部队于是向东进发了。

  杞子自郑使告于秦曰: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若潜师以来,国可得民。穆公访诸蹇叔。蹇叔曰:劳师以袭远,非所闻也。师劳力竭,远主备之,无乃不成乎?师之所为,郑必知之,勤而无所,必有悖心。且行千里,其谁不知?公辞焉。召孟明、西乞、白乙,使班师于东门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其入也!公使谓之曰:尔何知!中寿,尔墓之木拱矣!蹇叔之子与师,哭而送之曰:晋人御师必于殽。殽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风雨也。必死是间,余收尔骨焉。秦师遂东。

  (鲁僖公)三十三年春季,秦军颠末周国都的北门。(兵车上)摆布两边的兵士都脱下战盔,下车(致敬),接着有三百辆兵车的兵士跳跃着登上战车。王孙满这时候还小,看到这种情形,向周王说:秦国的部队浮滑而不讲规矩,必定会失败。浮滑就少谋略,没规矩就规律不严。进入险境而规律不严,又短少谋略,能不失败吗?颠末滑国的时候,郑国贩子弦高将要到周国都去做交易,在这里遇到秦军。(弦高)先奉上四张熟牛皮,再送十二头牛慰劳秦军,说:敝国国君传闻你们将要行军颠末敝国,冒昧地来慰劳您的部下。敝国不充裕,(但)您的部下要久住,住一天就供应一天的食粮;要走,就筹办好那一晚上的捍卫工作。而且派人当即去郑国报信。

  三十三年春,秦师过周北门,摆布免胃而下,超乘者三百乘。王孙满尚幼,观之,言于王曰:秦师轻而无礼,必败。轻则寡谋,无礼则脱。入险而脱,又不克不及谋,能无败乎?及滑,郑贩子弦高将市于周,遇之,以乘韦先牛十二犒师,曰:寡君闻吾子将步师出于敝邑,敢犒从者。不腆敝邑,为从者之淹,居则具一日之积,行则备一夕之卫。且使遽告于郑。

  郑穆公派人到宾馆观察,(本来杞子及其部下)曾经捆好了行装,磨快了刀兵,喂饱了马匹(筹办好做秦军的内应)。(郑穆公)派皇武子去致辞,说:你们在敝国居住的时间很长了,只是敝国吃的工具快完了。你们也该要走了吧。郑国有兽园,秦国也有兽园,你们回到本国的兽园中去猎取麋鹿,让敝国失掉安定,怎样?(于是)杞子逃到刘国、逢孙、扬孙逃到宋国。孟明说:郑国有筹办了,不克不及指望什么了。打击不克不及取胜,包抄又没有后盾的部队,我们还是归去吧!(于是)灭掉滑国就回秦国去了。

  郑穆公使视客馆,则束载、厉兵、秣马矣。使皇武子辞焉,曰:吾子淹久于敝邑,唯是脯资饩牵竭矣。为吾子之将行也,郑之有原圃,犹秦之有具囿也,吾子取其麋鹿,以闲敝邑,若何?杞子奔齐,逢孙、杨孙奔宋。孟明曰:郑有备矣,不成冀也。攻之不克,围之不继,吾其还也。灭滑而还。

  晋国的原轸说:秦国违背蹇叔的定见,因为得寸进尺而使老苍生劳苦不胜,(这是)上天送给我们的好机遇。奉上门的好机遇不克不及保持,朋友不克不及随意马虎放过。放走了朋友,就会发生后患,违背了天意,就会不吉祥。必定要伐罪秦军!栾枝说:没有报酬秦国的恩德而去攻击它的部队,难道(心目中)还有已死的国君吗?先轸说:秦国不为我们的新丧举哀,却伐罪我们的同姓之国,秦国就是无礼,我们还报什么恩呢?我传闻过:一旦放走了朋友,会给后代几代人留下祸害。为后代子孙考虑,可说是为了已死的国君吧!于是公布饬令,当即变更姜戎的部队。晋襄公把红色的孝服染成黑色,梁弘为他驾驭兵车,莱驹担当车右武士。这一年冬季四月十三日这一天,(晋军)在殽山打败了秦军,俘虏了秦军三帅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而回。于是就穿戴黑衣服给晋文公送葬,晋国今后以黑衣服为丧服。

  晋原轸曰:秦违蹇叔,而以贪勤民,天秦我也。奉不成失,敌不成纵。纵故,患生;违天,不祥。必伐秦师!栾枝曰:未报秦施而伐其师,其为死君乎?先轸曰:秦不哀吾丧而伐吾同姓,秦则无礼,何施之为?吾闻之:一日纵敌,数世之患也。谋及子孙,可谓死君乎!遂发命,遽兴姜戎。子墨衰绖,梁弘御戎,莱驹为右。夏四月辛巳,败秦师于殽,获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以归。遂墨以葬文公,晋于是始墨。

  (晋文公的夫人)文嬴向晋襄公哀求把秦国的三个将帅放归去,说:他们确实是诽谤了我们秦晋两国国君的干系。秦穆公假如失掉这三小我私家,就是吃了他们的肉都不解恨,何劳您去惩办他们呢?让他们回到秦国去受刑,以满足秦穆公的心愿,怎样?晋襄公容许了她。先轸朝见襄公,问起秦国的阶下囚哪里去了。襄公说:夫报酬这工作哀求我,我把他们放了。先轸愤恨地说:兵士们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他们从疆场上抓返来,妇人几句大话就把他们放走,毁了本人的战果而助长了朋友的气焰,亡国没有几天了!不回头就(对着襄公)吐了口唾沫。晋襄公派阳处父去追孟明等人,追到河滨,(孟明等人)已登舟离岸了。阳处父解下车左边的骖马,(假托)晋襄公的名义赠给孟明。孟明(在船上)叩头说:贵国国君豁略大度,不把我们这些俘虏的血涂抹战鼓,让我们回到秦国去受极刑,假如国君把我们杀死,死了也不会健忘(此次的失败)。假如尊从晋君的好意赦免了我们,三年后将要来拜谢晋军的恩赐!

  文嬴请三帅,曰:彼实构吾二君,寡君若得而食之,不厌,君何辱讨焉?使归就戮于秦,以逞寡君之志,若何?公许之。先轸朝,问秦囚。公曰:夫人请之,吾舍之矣。先轸怒曰:武夫力而拘诸原,妇人暂而免诸国,堕军实而长寇仇,亡无日矣!掉臂而唾。公使阳处父追之,及诸河,则在舟中矣。释左骖,以公命赠孟明。孟明顿首曰:君之惠,不以累臣衅鼓,使归就戮于秦,寡君之觉得戮,死且不朽。若从君惠而免之,三年将拜君赐。

  秦穆公穿戴红色的衣服在郊野等待,对着被释放返来的将士哭着说:我违背了蹇叔的奉劝,让你们受了委屈,这是我的罪过。没有放弃孟明,(秦穆公)说:这是我的过错,大夫有什么罪呵!何况我不会因为一次不对而扼杀他的大功绩。

  秦伯素服郊次,乡师而哭,曰:孤违蹇叔,以辱二三子,孤之罪也。不替孟明,曰:孤之过也,大夫何罪?且吾不以一眚掩大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