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自学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作文 >  读后感 > 内容页

麦克白的读后感2000字范文(精选3篇)(麦克白的读后感100字)

2022-11-18 23:33:02读后感访问手机版442

篇一:麦克白的读后感

莎士比亚的典范喜剧《麦克白》堪称是世界文学史上的一部巨作。它巧妙地向读者揭示了命运、志向、野心、人性及迷信对一小我私家一辈子的影响。麦克白曾经是一个英勇、有野心的人,在班师而归后,因巫师的预言和国王过度的赞誉使他改动了,他从一个忠实的臣子变成为了一个弑君的逆贼,他使用了不合法的本领使本人登上王位。他当上国王后入手下手了他的暴政,他先后杀害了他的好友、臣子及他们的家人,最终使他走向灭亡。

《麦克白》是一部典范的喜剧,但读完之后并无一种哀痛的感到。大概很多人城市感到麦克白的灭亡是咎由自取,但是这种咎由自取揭示出来的就是一种命运、人性以及这个国度的悲痛。

后来的麦克白,他并非一小我私家人鄙弃、禽兽不如的逆贼,而是一个勇士,一个为国打了败仗的豪杰。是什么使他走向了这条不归路?首先,是他的野心。一个勇士拥有野心没有错,那些汗青上的伟大君王,大家都是狼子野心。但是,麦克白的野心并无使他真正失掉他想要的,而是使他走向失败的因素之一。麦克白的野心之所以燃烧,次要是因为巫师的预言。巫师预言道他将会成为ThaneofCawdor,然后将成为苏格兰的国王。因为巫师的预言应验了,所以麦克白才会认为他将成为苏格兰的国王。因此,他才会杀邓肯,以这种不合法的本领攫取王位。巫师的预言在这里起到了催化剂的感化,使得麦克白内心深处最暗淡的野心燃烧了起来。也正是因为他野心的燃烧,才使得别人性耗费。麦克白后来其实不但愿刺杀邓肯,因为他知道邓肯是一个好国王。但是,在他妻子的鼓动和激将下,麦克白最终还是做出了这罪恶的行为。所以,麦克白妻子的鼓动性也是至关紧张的。

既然讲到了麦克白的行刺行动,就不能不提麦克白夫人的紧张性。麦克白后来还是有良知的,但是他妻子却激将他,说:“难道你把本人沉溺在里面的那种但愿,只是醉后的妄想吗?它目下当今从一场睡梦中醒来,因为追悔本人的孟浪,而吓得表情这样惨白吗?从这一刻起,我要把你的爱情看作同样靠不住的工具。你不敢让你在行动和勇气上跟你的欲望分歧吗?你甘心像一头敢作敢为的猫儿,保全你所认为生命的粉饰品的光荣,不吝让你在本人眼中成为一个胆小鬼,让“我不敢”永远跟从在“我想要”的背面吗?”这些话关于麦克白还是有很大的感化的,因为没有哪一个汉子可以或许忍受被他人说成是胆小鬼的羞耻。

麦克白本心的耗费是和他的妻子分不开的,因此这让我们不能不联想到那句话:一个成功的汉子,面前总有一个能干的女人。麦克白夫人确实是一个能干的女人,她的能干把她的丈夫推上了王位,也同时把她的丈夫推近了无底的深渊。

要是麦克白因为刺杀了邓肯而感触本心不安,那么他刺杀班柯还有麦克德夫的家人就没有罪反感。麦克白刺杀班柯是因为他感触感染到了班柯对他的威胁,使他必需杀了他。麦克白杀害麦克德夫的家人,同样也是因为感触感染到威胁,不外幸运的是,麦克德夫逃走了。假如说当上国王前的麦克白还有一些良知,那么当上国王后的麦克白就连人性都耗费了。麦克白为了保住他的王位而大开杀戒,使得苏格兰的很多贵族分开这个国度。麦克白的不安还是根源于他的迷信,他过度信赖巫师,认为巫师说的话都是对的,这使他本人也走上绝路。

固然《麦克白》堪称喜剧,但是整部戏剧中并无悲的色彩。大概很多人认为麦克白和他的夫人最后的结局是咎由自取,但是麦克白只是阿谁时代的代表。莎翁是在用麦克白这小我私家物代表阿谁时代的悲痛。固然麦克白是暴君,但是继任的马尔康大概会比麦克白更蹩脚。莎翁向我们揭示的不单单是人性的悲痛,也是阿谁时代的悲痛。

篇二:麦克白的读后感

莎士比亚的出名喜剧《麦克白》报告的是主人公麦克白从奸臣到暴君的变化以及他蜕化与毁灭的故事。

人们常说,麦克白是一个十足的善人——弑君、篡位、残暴、残暴、嗜杀……几近尽善尽美。但是假如你们打开《麦克白》的脚本细细阅读一下,会发明本相并不然,麦克白最初的时候是一名骁勇善战且忠心耿耿的苏格兰大将,曾几近凭一己之力安定了一场兵变。

麦克白是苏格兰王室,国王邓肯的表弟。身为王室贵族,麦克白自然难免有一些觊觎王位的动机。但是,这只是一个暗藏于内心深处的一点点野心,大概连麦克白本人都不知道。

每一个暗藏的野心城市因某种外在的因素而一触而发。真正触发麦克白这种动机的,则是那次在荒漠他和另外一员大将班柯与三个女巫的邂逅。三个女巫对麦克白说:“万福,麦克白!祝福你,葛莱姑娘爵士!万福,麦克白!祝福你,考特爵士!万福,麦克白,将来的君王!”她们又对班柯说:“祝福!祝福!祝福!比麦克白卑微,但是你的位置在他之上。不像麦克白那样幸运,但是比他更有福。你固然不是君王,你的子孙将要君临一国。”原本麦克白不相信鬼神,对这些话语只会付诸一笑,但是,偏偏一场巧合激起了麦克白的野心。麦克白方才回身,便看见一个大臣骑马奔驰而来,报告他考特爵士通敌叛国,曾经被邓肯王斩杀。大臣报告他,国王因他战功赫赫而将考特爵士转封给了他,并且国王晚大将去他家住宿。Www.330011.com麦克白很欢快,与此同时他也感到仿佛那些女巫的预言真的不是空穴来风,本人真的有大概成为将来的君王。一个暗藏的野心浮上了外表,麦克白也今后走出了他从奸臣到暴君的第一步。

但是一个有野心的人纷歧定知道本人该当用什么样的体式格局去告竣它,必要一小我私家,一个充足邪恶的人来辅导他。原本麦克白大概会就此罢休,但是偏偏他的夫人就是一个邪恶的女人,心中充溢了恶念。她听麦克白叙述了他的奇遇,以及邓肯王要来家中住宿,一个邪念登时涌上心头:她想让麦克白在邓肯熟睡之际将其刺杀,以便让麦克白疾速登上王位。麦克白究竟结果还本心未泯,不肯意弑君篡位。但是,麦克白的意志是软弱的,经不住夫人连续不断的激将。有一次,她甚至说麦克白是一个胆小鬼,这是勇猛的麦克白最不克不及忍受的。在夫人的鼓动下,麦克白在深夜进入了邓肯王的卧室,刺杀了邓肯王,并嫁祸于国王的两个卫兵。次日,麦克白又以谋反的罪名杀死了两个无辜的卫兵,销毁了一切证据。邓肯死后,邓肯的两个儿子马尔康和道纳本避难国外,被人猜忌弑父潜逃;而麦克白因位高权重,又是王室贵族,被大臣们拥立为新的君王。麦克白登上了王位,如愿以偿。尽管如此,此次弑君行动也让麦克白今后得到了安定,就像《麦克白》中所说的那样:“葛莱姑娘曾经杀害了睡眠,所以考特将再也得不到睡眠,麦克白将再也得不到睡眠!”麦克白的内心也今后被惭愧所绑缚,他曾看着本人沾满鲜血的双手,说:“这是什么手!嘿!它们要挖出我的眼睛。大洋里所有的水,可以或许洗净我手上的血迹吗?不,恐怕我这一手的血,倒要把一碧无垠的海水染成一片殷红呢。”

但是,以不义得来的王位必需以罪恶加以巩固。麦克白登上王位后,想起了女巫们对班柯所说的话语,他感到非常惊胆怯,便派刺客去暗害班柯和他的儿子弗里恩斯。班柯固然死了,但弗里恩斯却逃去了,这也今后成为麦克白的一块芥蒂。麦克白为了确保本人统治的波动,又去访问了那三个女巫。此次女巫派鬼魂对他预言,说麦克白要把稳费埔爵士麦克德夫,还说麦克白可以将所有人类的力量付诸一笑,没有妇人所生的人能伤害麦克白,而且麦克白永远不会被击败,除非勃南的丛林有朝一日向麦克白的都城邓西嫩移动。麦克白很欢快,但为了确保本人的绝对平安,他又派刺客打击了麦克德夫的城堡,把麦克德夫的妻儿杀得一尘不染,但麦克德夫曾经逃往了英格兰。这一轮的殛毙当时,麦克白成了一个十足的暴君。

善人是毕竟要受到惩办的。麦克白固然杀了这么多的人,但仍然得不到安定,还孤家寡人。麦克白感到,他的人生“不外是一个行走的影子,一个在舞台上比手划脚的低劣的伶人,退场半晌,就在无声无臭中寂静退下,它是一个愚人所讲的故事,充溢着鼓噪与纷扰,却找不到一点意义”。所有的爵士都变节了麦克白,前往英格兰去投奔暗藏在那儿的邓肯长子马尔康。马尔康在英格兰的撑持下,举兵打击麦克白。与此同时,罪不容诛的麦克白夫人也因抱歉过量而精神解体,得了梦游症,在夜间自杀了。马尔康所带领的部队来到了勃南丛林附近,马尔康饬令兵士们一人折一根树枝做保护,向邓西嫩进军。麦克白在邓西嫩的城头上眺望敌军,看到一大片“树林”正从勃南丛林向邓西嫩移动。鬼魂的预言应验了,“勃南丛林”真的正在向邓西嫩移动。麦克白有些害怕,但想到鬼魂曾说没有妇人所生的人能击败他,麦克白再次拾起了勇气。他出城迎战,再次重现了当年作为奸臣时那风卷残云的威风。但由于他的兵士不时背叛,麦克白退入了城内。在王宫内,麦克白与麦克德夫冤家路窄。麦克德夫要为家人报仇,要和麦克白决斗。麦克白很鄙弃麦克德夫,说女巫预言没有妇人所生的人能击败他。麦克德夫说,让你的女巫报告你,麦克德夫是缺乏月就从母腹中剖出来的,不是妇人所生的。麦克白觉悟了,理解理睬了女巫的邪恶和不置可否,但事已至此,他仍要和麦克德夫决战苦战究竟。最终,麦克白被麦克德夫斩杀,一代暴君终于落得个枭首示众的下场。

麦克白的命运是喜剧性的,他原是一个奸臣,女巫的勾引,夫人的鼓动,激起了他的野心,让他变得邪恶,最终夺取了王位。为了巩固本人的王位,他又大开杀戒,成了一个千夫所指的暴君。麦克白就这样一步步地蜕化,变得愈来愈阴邪,直到最后被公理之师所伐罪。莎士比亚的这部喜剧揭露了人心的罪恶:一个看似心无邪念的人也大概会因各种外在因素而一步步蜕化,直到自掘坟墓,自我毁灭,就像麦克白一样。

篇三:麦克白的读后感

灵 杰

“一出错成千古恨,再回头是百年身。”在人生的路途上,一旦走错路,铸成大错,迷途知返,就懊悔莫及,只能自作自受。在很多环境下,一小我私家的出错,并不是天生是好人,本性要作恶,而是他意志不敷刚强,在勾引面前经不起考验,终于出错蜕化了沦为有罪的人。

喜剧《麦克白》约写于1606年,是莎士比亚戏剧中心理描写的佳作。该剧中次要寄意了小我私家野心和利己主义的潜在祸害;野心和利欲的存在,足以将一个本为杰出的人腐化为蜕化的魔鬼。固然,在野心的膨胀和差遣中,也有核心因素的影响与勾引。不外,最终的恶之暴戾会受到惩办的。

它报告的是中世纪英国一名将军麦克白,在一次交战返国途中,碰到女巫。女巫预言他将成为国王,同时也预言了另外一个将军班戈的子孙将世代为王,而这三女巫只是因为受到一个村妇的气而把这些奥秘对他们说了而已,是带有一种灰心、泄愁的因素。但是,当麦克白的考特爵士被预言成真后,麦克白他那还只是蒙昧的野心一会儿被叫醒了入手下手膨胀,一个暗藏在内心深处的一个暗昧不明的奥秘被俄然挑清楚明了,他被面前目今浮起的可怕的幻象吓得不寒而栗、提心吊胆,今后得到了心理的平衡。其实他的人性还是在的,当他要向国王行刺时,内心也在进行着一场可怕的争斗,他即但愿永远保住最高荣誉,又十分巴望着封建王国的最高权势。后来,在其夫人的鞭策和教唆下,他杀死国王,获得王权。国王的儿子自愿跑到海内。为了安定王位传续子孙,麦克白找来刺客杀死了大将班戈,本想了断女巫的另外一个预言,但班戈的孩子也逃到了国外。麦克白自登上王位后,残暴无道,草菅人命,激发对抗和和平,最终可悲而死。

假如在麦克白的野心被叫醒、内心得到平衡之时,麦克白夫人可以或许抓住这关头时刻,可以或许呼应他本心上疾苦的呼声,帮忙他规复内心的平衡,唤回得到的理智,他就能够守住人生的正道,平安地渡过人生中的这一场危机;那么他们就获救了,他们仍将是受举国高低尊敬的一对好夫妻享受着繁华佳誉,但是这位夫人她没有什么本心上、品德上的忌惮,甚至用“胆小鬼”这一使汉子接受不了的词去嘲弄、安慰他,用她火辣辣的舌头尖去鼓动他,直到被煽旺的野心燃烧起来。他们固然是共谋,但是那女人的气质与他的丈夫完全纷歧样“……解除我女性的柔弱,用最凶恶的残暴自顶至踵灌输在我的全身;固结我的血液,不要让懊悔经由过程我的心头,不要让本性中的怜悯动摇我的暴虐的决意!来,你们这些杀人的助手,你们无形的躯体散满在空间,处处找寻为非所恶的机遇,进入我的妇人的胸中,把我的乳水当作胆汁吧!来!阴沉的黑夜,用最暗淡的天堂中的浓烟罩住你本人,让我的锋利的刀瞧不见它本人切下的伤口,让彼苍不克不及从暗中的重衾里探出头来,高喊着‘住手,住手!’”

麦克白是有野心,可那还是埋在心底的一个私密,还处于半眠状态,就算他碰上了能知过来将来的女巫也没有甘愿宁可蜕化,也曾怀胆怯的表情极力抵拒过那激烈的勾引,他既不是天生的暴徒,也不是必定要做民族的罪人。但是他的身边还有这么一个女人,女巫没有做完的事,留给她来完成,这么理应外和、前拉后推,他终于为了他的政治野心而摈弃一切、牺牲一切,跳进了罪恶的深渊。

麦克白夫人本是女人,可她有一颗比女巫、比蛇蝎更毒的心,为了本人可以或许享有更高的位置、权利,为了女巫的话,她得到了女人善良的赋性,教唆、帮忙本人的丈夫弑君并嫁祸给无辜的人,过后泰然自若地伸出一又血手,几近带着自得的口气,开导那也是一双血手的丈夫“只消一点儿水就能够把我们洗刷得干洁净净,一点儿也不费事!”

他们不曾想过杀了这个国王,背面还会有更多想杀他们和他们想杀的人,他们为了本人的王位,想了断女巫的另外一个预言而杀了班戈,但是他的儿子活着逃跑了,而国王的两个儿子也同样活着并逃到了海内。麦克白夫人接受不了人性无情的扭曲和挤压,终于使她垮了下来,精神包袱已超越她心理接受本领,只落得成为一个精神割裂症、一个梦游者,在睡梦中还不时洗手,她那双小手就算用上所有的香料也不克不及再像从前那样香起来了,最终死于割裂症。而麦克白为了巩固位置最终成为了大家鄙弃的暴君,被子两位王子和班戈的儿子返来复仇而死了。

那两位王子刚入手下手的时候大概会认为他们逃跑而让人感到他们脆弱、胆怯怕事,但是不克不及说他们是聪慧的、大胆的,在明知道本人斗不外他人的时候又何须逞一时之强而断送本人呢?不正是因为他们逃到海内而最终报了仇同时也夺回了本人的国度吗?其实更多的时候一个国度、一个家庭的灭亡并非毁于外人之人,而是毁在了内部人的争斗、内部人的手中。

其实他们遭受到这样的成果也都是一个“欲”字和不满足现状而引起的,我们现实糊口中又有几小我私家可以或许满足于现状,看到他人好的糊口、好的工具不眼红。人生是在不时拥有欲望和积极满足欲望的过程当中行进的。婴儿声声呼喊的奶水是欲望,孩子期冀已久的玩具是欲望,人们辛勤劳作的果实是欲望,匪徒舍己为人是欲望,罪犯刀下的亡魂也是欲望……欲望就是我们活着的目的。

有“欲”本是功德,我们正因为有了“欲”才会积极、才会付出本人的劳动来换取这一个“欲”的满足后那星星点点的高兴,这高兴即是幸福,幸福是我们糊口的动力,追逐幸福即是我们活着的理由。没有“欲”的人生,便再也不是人生,只是活着,不管高兴与疾苦,它再也不是一个过程,只是一种状态,麻木而无聊。但是假如心中只有“欲”那也就真的成为了我们真实的“狱”了。

而女人呢?我感到做为一个女人,就该当有女人的尊严和典范,不克不及像麦克白夫人那样,因“欲”而毁于“狱”,只要一切可以安宁,不出售本人的本心,更是可以或许做家人的一盏指明灯才是最好的。虽然说这个世界、这个社会、这个家是汉子的天下,汉子作主,可又何时短少过女人呢?女人常常起到比汉子大十倍、百倍的感化和引力,千万要操纵住本人,“欲”可念、可望、可想、可追,但“狱”却不好坐。“欲”就比如是一辆是金马车,载我们奔向遥远的后方。但你必需永远是马车的主人,任何功绩都只属于在马车上奔跑的你,哪怕出路未卜,即便波折丛生,也万万不成放动手中紧握的缰绳。

一旦放动手中紧握的缰绳,欲望便再也不是和顺的金马,引导你奔向下一站美好的景色。你也再也不是你,因为你将再也不故意。你的心被欲望强行剥离,只留下无心的你,在欲望的深渊,苦苦流浪。

在每个时代、每个地域都存在一个个麦克白,他们拜倒在权利、位置、欲望的勾引下,献上最纯真的心灵,跌入欲望的万恶深渊。无数的欲望失掉满足后,所带来的快感只能使人们沉溺,使人们不吝踩踏品德的底线,并最终堕入,堕入了虚幻快感的假象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