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爱自学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作文 >  题材作文 > 内容页

给史铁生的一封信作文

2021-11-24 20:35:02题材作文访问手机版242

  史铁生,出身于北京,中国作家、散文家,北京作家协会原副主席,中国残疾人结合会原副主席。史铁生是中国文学界的中坚人物,以真诚著称,也被先锋派作者奉为精神领袖。下面是小编收拾整顿的给史铁生的一封信,欢送阅读。

  给史铁生的一封信1

  敬爱的史铁生师长教师:

  你好!

  我是一位刚上初一的中学生,第一次懂得你,是在读过那篇《秋天的悼念》之后。如今北海的菊花又开了,此次,你还是看得那么深邃深挚和逼真吗?

  你分开这俗世尘凡曾经有些年头了,而你的文章依旧华丽如昨,似一坛老酒,历久弥香。虽知道你的名字的人纷歧定很多了,可爱好你的文笔的人却从未减少。很想知道,你是不是还有很多动人至深的故事要讲给我们听呢?

  知人而不评人。固然我知道你,但却并非很懂得你,不外,这其实不影响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伴侣。

  我爱好读书,你也一样。因为,我在你的笔墨中读出了你对笔墨的热爱,也读出了对生命的珍视和对美好的憧憬。那些表露在字里行间的真情就像梦中的花圃,别致而斑斓,让我深深沉醉。

  不知,你是不是对本人的作品感触称心,而我,着实为你的沥血之作感触动容。这此中也包含那篇堪称文学史上的明珠之作——《我与地坛》。

  在那篇笔墨里,我知道了“一身傲骨怎能随意马虎伏输”的风格浸透在了你的骨子里,你本该当开高兴心地过一生,可怎料恶运凭空到临在了你的身上。你坐在地坛冰凉的椅子上,内心大概除了愤恨与不甘即是悲伤了。而你最后选择了倔强地一路挺来,坚信生命的美好!你真的算是个豪杰,是一个从不向命运抬头的斗士!

  借使倘使你我是伴侣,那该多好!

  早上,我们会早早地去北海看菊花,我们一块儿在和风中散步,路途中,买些鱼食喂喂活跃的鱼儿,看它们高兴地嬉戏打闹……当时,你是不是会忘掉所有的不高兴?

  半夜,我便和你去出名的小吃街,在地道的北京风味馆点一碗炸酱面,再吃一份驴打滚,享受暖阳轻抚下品尝美食的感到……当时,你是不是会神清气爽,恋上这迷人的味儿呢?

  晚上,我会推着你回家,当你创作时,我便轻轻地走出去,暗暗地合上那扇充满了光阴与回想的老门。若风大了,我便从表面合上木窗,再为你添一杯热火朝天的姜茶……当时,你是不是会感触糊口本来就该是充溢了幸福与高兴?

  日子不用大张旗鼓,细水长流也有其共同的斑斓。明年北海的菊花再放之时,我定会再为你留一个位子,和“你”一块儿谛听它们的声音,看它们久而淡香,不争不抢。不知道你会不会践约而至,和我一块儿陶醉此中……

  祝你:

  在另一个世界,没有哀伤,终于安好高兴!

  一名仰慕你的中学生

  给史铁生的一封信2

  敬爱的史铁生师长教师:

  您好!

  我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也是您的读者。呵呵,也不克不及说是什么铁杆粉丝,因为时间干系,所阅读的您的作品并非很多。但《我与地坛》、《记忆与印象》等几组散文着实令我印象深刻,获益匪浅。

  在一些阳光缠绵的下战书,抑或月色清阒的夜晚,我爱好一小我私家悄然默默地坐在书桌前,读着您的笔墨,目光安然平静,赏心悦目。

  生与死、完整与爱情、苦难与崇奉、写作与艺术……这些人类永恒的话题,人们常常思之而不得之,处于其间而不明其义。但是您却能从一种感性和深远的层面去分解,去解读,甚至把极重繁重的苦难变幻为持久的幸福。我深深沉沦上您共同的叙述节拍――时而舒缓如浮云,时而激越如飞瀑,也着实崇敬和服气您描摹勾画的角度和体式格局――那些故交那些旧事,穿越了时间与空间,到达了心中某些素昧平生的印迹,轻轻重合,并萌生新的感悟。阅读您的笔墨,胜似一次奥妙的观光,一幕幕浓缩的糊口在面前目今上演,带来新的播种。

  在《我与地坛》中,您写到,一个标致却不幸弱智的小姑娘被人欺负,只得由哥哥无言地带回家。我的面前目今只剩下破碎的树影,被风吹动的小灯笼,喑哑的铃铛和默片里远去的背影。

  “就命运而言,休论公平。”

  一语惊醒梦中人。

  是的,在一个美被泛化了的世界,美自身便依然如故。标致安康聪明崇高,一旦失却其参照物,它们相对于存在的代价和意义也会一并消失。世界会成为一端失却分量的天平,空守小楼假山的一潭死水,“一块没有感到没有肥力的戈壁”。

  由此我沉思,美好的工具,宁缺毋滥,这确有其偶然性与公道性。我们不应刻意追求些什么身外的工具,而且也没什么改动的必要。用聪慧空虚心灵的美,从而揭示小我私家的魅力与气质,才是地步吧。

  您用平实素淡的话语向我心底蒙昧不明的角落传送着糊口的艺术与哲思的灯光,让我可以或许凝望见更艰深的天空。真诚地感激您。

  “那么,一切不幸命运的救赎之路在哪里呢?”风中的叩问反响不停。

  在阅读了您的更多笔墨当前,我感触心中有一种很奥妙的对话与交换,很好地完成为了心灵的一些导入以及导出。我入手下手垂垂意想到更多人生的哲理。

  其实路就在本人的脚下啊!不克不及决定生命的长度,那就延展其宽度;不克不及涂改正去的过错,那就书写将来的明媚。命运的出发点并不是公道,有健全就必有残疾,有斑斓就必有漂亮,有富有就必有贫穷。于是奔驰的过程当中也只有逾越本人才有打败命运的大概。没有过剩的一分一秒是留着来任劳任怨愤世嫉俗的。生命原是一场豪情的短跑。鲜花和掌声献给最终的胜者,而不是所谓一入手下手占优势的人,也不是自觉得是后天再也不积极的人,更不是自觉得弱潜意识中就认了命认了失败的人。

  史铁生师长教师,您的作品到处都有糊口中极易被忽略却被您寻到并砥砺的斑斓思想。哪怕仅仅从一句话,一个细节,都可以激发很多的感悟和思考。

  假如说“崇敬”这个词有些浮夸和失真,那我更愿意存心灵的符合与感知来形容我此时此刻的表情。

  给史铁生的一封信3

  尊敬的史铁生:

  您好!

  史铁生,您是我最敬爱的人,自从看了你的作品后,经常无端地堕入一种思索。但是,这种思索相对笔墨的内涵来说也常常显得肤浅。你关于写作的安好和固执,关于生命的岑寂和超脱,关于亲情的感悟和回想,关于每个关怀你的人的和睦和热情——这一切都让人感到亲切而语重心长。

  由于那次山洪爆发,你遭遇到暴雨和冰雹的侵袭。没想到,就是这一次不经意地浸泡,竟落下了个双腿瘫痪的病根。今后,与轮椅为伴。当命运将你束厄局促在轮椅上后,你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在了阅读和写作上。你的固执拼搏因此惜时如命;写了很多作品给后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你身残志不残,络绎不绝地有好作品贡献出来。固然,用今朝风行的话说“这有点儿累”,所以这过程也其实不像你们想的那么轻松。所以在《病隙碎笔》中写过:“我的写作说究竟是为餬口。但分出几个层面,先为衣食住行,然后不敷了,看见代价和虚荣,然后又不敷了,却看见荒.唐。荒.唐就够了么?所以被奉上这条不见尽头的路。”“我其实未必符合当作家,只不外命运把我弄到这一条路上来了。摆布苍莽时,总也得有条路走,这路又不克不及再用腿去趟,便用笔去找。而这样的找,后来发明利于这个史铁生,利于凡间一颗最为躁动的心走向安好。”在这个世界上,有没有数种职业,什么样的工作城市有人干。即便干再苦再累的工作,恐怕也没有人想处置抱病这个职业的。但是,在我们糊口中,就有一个这样的人。有人问你处置什么工作,你自嘲道,抱病,业余时间写点工具。你将本人的职业比方为抱病,充溢着一种崇高的敬畏,没有一丝悲悯和伤感,令人恨之入骨,冲动莫名。你被誉为"中国的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出名作家史铁生。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几近是以抱病为生的一小我私家,却写出了很多名扬中外的文学作品,你用笔墨,照亮了世人的心灵,给人以一种绵绵不停的温和缓力量。你的作品被称为"全人类的精神财产"、"中国今世文坛的珠穆朗玛峰"。

  尽管你无法正常糊口,但是你的刚强,把病魔打败。放宽心态以抱病也是糊口体验的一种,其实,时时刻刻我们都是幸运的,因为任何劫难的后面都大概再加上一个"更"字。正是有了这痛彻肺腑的心灵感悟,才使失掉你绽放出人生的别样的斑斓和刚强。

  给史铁生的一封信4

  敬爱的史铁生大叔:

  您好!

  实际上我出身那天您都快四十七岁了。按着辈份,该叫您声“爷爷”的,但是真这么称谓却有些别扭。他人说您是截瘫,您说您“职业是病人”,可我想象不到您的样子(对不起,这么多年来没存眷过您的全身照)。在我印象里,您是跑步健将,九秒九一。两小时五分五十九秒,从一百米到马拉松都是您的刚强;若不在操场,您又像是烧烤摊上与伴侣泛论的幽默大叔,话多时口若悬河、东拉西扯,但是结束阔论的最后一句话总是那么回味无穷、余韵悠长。

  看到这里您会笑吧。我相信您是爱笑的。 我看过您的作品集。世人公认《我与地坛》是一部鼓励无数年轻人的好作品。我所拜读的这本作品集即是以此篇文章的名字定名的。您说您常去地坛读书、思考,从您的作品中也能看到您常去想人生、想将来、想人类、想宇宙,甚至还有些天马行空、走兽飞禽什么的。正是如此您也是想出了悲观的根据吧。 其实晚辈来信,是想和您谈谈这些想到的“天马”或“飞禽”。 先谈谈关于“欲望”的吧。您常说,人本名叫做“欲望”。在《崇奉是本人的精神描述》一文中,您批判的佛家的“忘却物我,超脱苦乐,不苦不乐,心极既定”是没有大概也是没成心义的。对极了,没有欲望的人自身就是个悖论。之后您又提到了“包围”,您供认这一切是无法“突”出去的,“灭人欲”是无法实现的。对此晚辈有些小小的设法主意。 七情六欲人生来有之,好像五脏六腑、经脉穴道一样,将其联系开便不会是一个生命体。佛家的悖论经您的剖析自然不攻自破,固然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道理,但人们依然追求“极乐”、巴望“一乾二净”。大概有个折中的办法——大概“无苦无乐”只是个方针,虚无的方针,而追求“极乐”可懂得为“感性的对待欲望”。欲望是鸦片,不成滥用,但可以借存心中的方针来压制住邪念,从而净化本身。正如您《好运计划》中所说的,享受过程就行了。我想,用“迷信”(您说这叫“决定信念”,我看这更可以叫“自控”)的力量掌握大好人类的本能会更好。

  大概您会点头,且让我说说目下当今的怪像。 就拿近期一个变乱做例子吧。“福喜”是一家加工食品的公司,产物售卖给洋快餐食品店(您该当是传闻过中国哪些“洋快餐的”)。迩来暴光其出卖过时食品,此事又(又!)激起人们对食品平安的担心。 您对您所吃的所担心过吗?食品平安成绩在我们这个时代反复呈现,很恼人的。传闻“金盆洗手”的贩子大多都信教(很可能是佛教信徒),无限的欲望、羞愧和胆怯环绕纠缠其心。大概口念“我佛慈善”才干棍骗他们本人,让能他们睡个好觉吧。但是,若是很早从前他们心中便有一尊“佛”,或是其他使本人敬畏的工具,也就不会看到同行东窗事发而日夜祷告了。 再说些此外吧。“命运”与“上帝”不时地帮衬您的文章。从《我的胡想》到《好运计划》再到《说死说活》,我理解理睬您对您的身躯是不称心的,您巴望像刘易斯一样在操场上奔驰。 我们常常觊觎着得不到的工具,大约也是本性了。我想吧,先不论命运公不公道——那无法预料,也没有国际单元来衡量——那么本人的命运即是本人的,不必与人比照,从而就无所谓“好运”和“坏运”了。您在《好运计划》中提到村落的那些年轻人,他们毕生范围于穷山垩水,凑数其间。我们可以悲观的认为那是他们的命运。

  但就另外一方面说,“包围”不也是对本人地点的境况的一场反动吗?我是不克不及预知“命运”的,所以不要以“上帝”的口吻界定本人的命运,而是要倔强地冲破本人大概的无为的将来,“无理取闹”地成为第一个“例外”,从而续写(从命运的角度来看是“续写”)本人的命运。

  我能看见您在摇头了!感谢您的必定。

  此致

  还礼!

  给史铁生的一封信5

  敬爱的史铁生师长教师:

  您好!

  读过您的《秋天的悼念》和《我与地坛》后,我计划跟您写这封信。

  您的一辈子都在与病魔打交道,但您却好好的活下来,写出一篇又一篇美丽 的文章,从未保持过。

  在您的文章中,您可能是用本人的亲身经历鼓动勉励大师,让大师勇于面对苦难的糊口,与坚苦作妥协。

  我知道,您走向成功,走过了一段很长、很坎坷的路途,尽管很屡次要保持,但最终还是迈步前行,不曾休息过,不曾止住过步调。

  文章中屡次被您提到过的母亲必定是您一辈子中最强力的助推器,她体谅您、关怀您、抚慰您、鼓励您。如您在文章中说的一样,您没有爱护保重母亲对您的爱,直到她死了您才理解理睬。而这也多是大局部做儿子的真实环境——只知道享受母爱,却没有对母爱表达过什么;对母爱只知道索取,却没有付出……

  您确实教会了我很多。您教会我要悲观面对糊口,两点一线间的人生没有他的魅力;患难就像磨刀石,能使我的心加倍刚强……我更是这样做的,当我遇到坚苦的疾苦时,我总会按捺住本人哀痛的感情,往好的方面想,我报告本人:“我能行!”大概“没什么!”

  我想,这大概就是心态吧。

  我最大的播种就是要学会懂得爱护保重。您没能爱护保重母亲,在得到后的懊悔是那么伤感,但毕竟是悔之晚矣。因为在得到后的爱护保重又是那么得无用处,所以爱护保重目下当今你所拥有的一切,这样得到后就只有幸福的悼念而不是疾苦的懊悔。享受母爱、爱护保重母亲,斗争的同时,也要让你对母亲的爱不时前行,不成一时怠惰。逛逛也可停停,双眸顾盼,爱心坏绕,让母亲的心也不感触孤单。

  尽管您——史铁生师长教师已不在人世,但我仍但愿您在地狱也能收到这封信。

  您在地狱过得好吗?终于能解脱轮椅,自由行走了吗?在地狱见到母亲了吧,把您成功的事说给她听,她必定很高兴吧。

  此致

  还礼!

  给史铁生的一封信作文相关文章: